手机买彩票官方网站

  • <tr id='8PIyuS'><strong id='8PIyuS'></strong><small id='8PIyuS'></small><button id='8PIyuS'></button><li id='8PIyuS'><noscript id='8PIyuS'><big id='8PIyuS'></big><dt id='8PIyuS'></dt></noscript></li></tr><ol id='8PIyuS'><option id='8PIyuS'><table id='8PIyuS'><blockquote id='8PIyuS'><tbody id='8PIyu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PIyuS'></u><kbd id='8PIyuS'><kbd id='8PIyuS'></kbd></kbd>

    <code id='8PIyuS'><strong id='8PIyuS'></strong></code>

    <fieldset id='8PIyuS'></fieldset>
          <span id='8PIyuS'></span>

              <ins id='8PIyuS'></ins>
              <acronym id='8PIyuS'><em id='8PIyuS'></em><td id='8PIyuS'><div id='8PIyuS'></div></td></acronym><address id='8PIyuS'><big id='8PIyuS'><big id='8PIyuS'></big><legend id='8PIyuS'></legend></big></address>

              <i id='8PIyuS'><div id='8PIyuS'><ins id='8PIyuS'></ins></div></i>
              <i id='8PIyuS'></i>
            1. <dl id='8PIyuS'></dl>
              1. <blockquote id='8PIyuS'><q id='8PIyuS'><noscript id='8PIyuS'></noscript><dt id='8PIyu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PIyuS'><i id='8PIyuS'></i>
                用戶名: 密碼: 我要申請▓實習證 登錄須知
                切換為手機版
                您所在∑ 位置: 首頁 > 業務資訊

                強制執行法律業務專業委員會(2020年3月)

                發布時間:2020-05-25 瀏覽數:1,955

                業務資訊

                最高人民法院:

                被執行公司的原股東在出資期限屆滿之前將股份轉讓的,不得追加為被執行人

                裁判要旨

                被執行公司的原股東已在出資期限屆滿★之前將各自的股份轉讓,並非“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不得追加為被執行人。

                案情簡介

                一、2017120日,關於中啟鑫公司與鑫天利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銀川中院作出(2016)寧01民初477號民事判決書,被告鑫天利公司支付原告ζ中啟鑫公司貨款6023818.75元本息。

                二、2017417日,因鑫天利公司怠於履行,銀川中院作出(2017)寧01151號〖執行裁定書,凍結、扣劃被執行人鑫天利公司銀行存款6143726.75元本息,銀行存款不足償還之部分,則依法查封、扣押、拍賣、變賣其相應價值的財產。

                三、申請執行人中啟鑫公司向銀川中院申請追加第三人為本案ζ 被執行人,包括鑫天利公司現獨資股東袁春生,鑫天利公司原股東隆昌煤礦、麥樹理、武東、李月平。

                四、20171226日,銀川中院認為,鑫天利公司新增的註冊資本認繳時間尚未到期,無證據證明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本案債務,並作出 (2017)寧01執異88號執行Ψ裁定書,駁回中啟鑫公司的全部追加申請。

                五、中啟鑫公司提起申請人執行異議之訴,經二審,寧夏高院○作出(2019)寧民終248號民事判決書,只追加受讓股份的鑫天利公司現股東袁春生為被執行人,未追加原股東麥樹理、武東、李月平、隆昌煤礦公司為被執行人。

                六、中啟鑫公司提起再審。2020224日,最高法院◢作出(2020)最高法♂民申133號民事裁定書,駁回其再審申請。

                裁判要點與思路

                本案爭議在於追加被執行公司的股東(原股東與現股東)為被執行人的問題「。

                首先,本案執行依據中雙方之間的案涉債權債務的交易發生於被執行人鑫天利公司2014年◤的兩次註冊資本增資之間,申請執行人中啟鑫公司對該增資產生公示效果和信賴基礎。而該兩次增資中原股東出資期限均為2019年,原股東轉讓公司股份時,出資期限並未到期。

                其次,執行追加被執行人應嚴格按照法▆定條件與情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幹問題的規定》【法釋〔201621號】的相關規定,被執行公司的原股東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可追加為被╲執行人;被執行公司的獨資股東與公司財產混同的,可追加為被執行人。本案中,被執行公司的原股ㄨ東麥樹理、武東、李月平、隆昌煤礦已在出資期限屆滿之前將各自的股份轉讓,並非“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的情形,不得追加為被執行人。而被執行公司的現股東(獨資股東)袁春生因與公司財產混同,可被追加為被】執行人。

                實務要點總結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現結合最高法院裁判觀點,針對追加被執行公司的股東(原股東與現股東)為被執行人的相◥關問題,總結要點如下,供實◆務參考。

                一、被執行公司原股東存在出資不實(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抽逃出資、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及無償接受公司財產等情形,申請執行人可追加原股東為被執行人。

                二、即使被執行公司股東(原股東與現股東)構成了抽逃出資等情形應追加為被執行人,在被執行公司進入破產程序的情¤況下,執行法院對於該股東的執行程序也應予以中止,並交由破產法院統一♀處理,公平分配受償。

                三、申請執行人以被執行公司股東抽逃、轉移公司註冊資本、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為由,申請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而被法院裁定駁回申請的,申請執行人應提起執行異議之々訴予以救濟,而非提起執行復議。

                四、本案訴訟前,公司原股東與該公司之間的轉∑款行為。對於該轉款行為是否應認定為公司股東挪用、侵占公司財產或惡意轉移財產、逃避債務,應通過其他訴訟程序確認,而不能直接在執行◥程序中追加原股東為被執行人。

                相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幹問題的規定》【法釋〔201621號】

                第十九條 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其股東未依法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原股東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未依法出資的範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二十條 作為被執行人的一人有限責任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於自己的財產,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三十二條 被申請人或申請人對執♂行法院依據本規定第十四條第二款、第十七條至第二十一條規定】作出的變更、追加→裁定或駁回申請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執№行法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    

                被申請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以申請人為被告。申請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以被申請人為被告。

                法院判決

                以下為該案在法院審理階段關於本案爭議事項的“本院認為”部分的詳細論述與↓分析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為申請再審案件,應當圍繞中啟鑫公司的申請再審理由,對本案二審判決是否存在其主張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第十一項規定√的情形進行審查。

                本案中,2007427日鑫天利公司設立登記時的註冊資本35萬元已全額繳納,201459日及20141030日鑫天利公司的註冊』資本從35萬元增加至1000萬元及7000萬元,公司章程約定兩次新增註冊資金由其股東分別於201959日前及20191030日前繳足。本案執行依據◥確定的中啟鑫公司對鑫天利公司享有的買賣合同債權發生於鑫★天利公司201459日、20141030日兩次公司註冊資本增資之間,鑫天利公司於201459日將公司的註冊資本從35萬元增加至1000萬元對債權人鑫天利公司案涉交易產生公示效果和信賴基礎。強■制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是執行依據在法律、司法解釋規定的前提下,在一∮定程度或者一定範圍內對於作為執行依據的生效法律文書主文沒有明確的義務履行主體的擴張。鑒於鑫天利公司的原股東麥樹理、武東、李月平、隆昌煤礦公司已在出資期限屆滿之←前將各自的股份轉讓,二審判決追加受讓股份的袁春生為被執行人,沒有追加麥樹理≡、武東、李月平、隆昌煤礦公司為被執行人並無不當。

                案件來源

                《寧夏中啟鑫工貿有限公司、烏海市巴音陶亥滴瀝幫烏素隆昌煤礦有限責任公司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133號】

                延伸閱讀

                關於追加被執行公司的股東(原股東與現股東)為被執行人的相關問題,我們檢索到下述典型案例,以供讀者參考。

                裁判要旨:執行程序中追加受讓股東為被執行人承擔責任,應以原股東或受讓股東存在出資不實、抽逃出資或無償接受⊙財產的事實為前提。

                案例一:《遼寧金水廣告公司與廣東樂百氏集團有限公司、中山市小欖輕工業公司承攬合同糾紛執行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4)執監字第14號】,本院認為,第三,關於《股權轉讓協議》第二條約@定何伯權等五人承擔原股東的權利義務的問題。該條雖然約定了受讓股東承擔原股東的權〒利和義務,但在執行程序中追加受讓股東為被執行人承擔責任,應以原股東或受讓股東存在出資不實、抽逃出資或無償接受財產的事實為前提,在無證據證明原股東存在上述情形的情況下,僅以該條約定要求追加上述股東為被執行人依據不足@ ,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即使被執行公司股東構成了抽逃出資應予以追加,在被執行公司進入破產程序的情況下,執行法院對於該股東的執行程序也應予以中止,並交由破產法院統一處理,公平分配受償。

                案例二:《北京昌鑫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原北京昌鑫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公司、北京昌鑫國有資產投資經營公司)等與北京弘大汽車空調散熱器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執行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4)執申字第9號】,本院認為,三、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復議裁定作出後,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得知法院已受理弘大公司破產申請的情況下,對於昌鑫公司的執行程序是否應予以中止。

                如上所述,昌鑫公司不構成抽逃出資,因此不能追加其為被執行人,所以對其執行是錯誤的。即使昌鑫公司構成了抽逃出資應予以追加,在弘大公司進入破〇產程序的情況下,執行法院對於昌鑫公司的執行程序也應予以中止,交由破產法院統一處理。因為股東抽逃出資的行為減少了整個公司的責任財產與償債能力,損害的是全體債權人的利益。在破產程序中,股東的出資被追回後,應列入破產財產以平等實現全體債權。針對特▃定股東繼續執行以實現個別債權,不符合破產程序中平等保護債權的原則。總之,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得知法院受理弘大公司破產申請的情況下,繼續執行昌鑫公司的財產是錯誤的。

                裁判要旨:申請執行人以被執行公司股東抽逃、轉移公司註冊資本、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卐為由,申請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而被法院裁定駁回申請的,申請執行人應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而非提起執行復議。

                案例三:《西安鐵均鋼結構有限公司與某某某民事執行一案執行裁定書》【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陜執復38號】,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本案是否存在法定應當追加被執行人的情形,西安中院駁回追加申請並告知申請執行人申請復議是否符合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幹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出資人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尚未繳納出資的範圍內依法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本案中,申請執行人鐵均鋼結構公司稱被執行人維基實業公司已無財產可供清償債務且其公司股東尚有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事實,符合上述司法解釋規定的情形,應當追加其股東為本案的被執行人。西安中院執行異議裁定雖未明確引用該條款據以作出異議裁定,但其審查論理及結論實質是以該條款為依據作出的。而該〓司法解釋第三十二條規定:“被申請人或申請人對執行法院依據本規定第十四條第二款、第十七條至第二十一條規定作出的變更、追加裁定或駁回申請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執行法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本案西安中院本應當告知申請人通過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途徑予以救濟,卻◢僅引用該司法解釋第二十八條第二款關於程序★上如何審查的規定,並賦予案外人復議權,顯屬法律適用錯誤。

                案例四:《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建築工程公司與張斌執行其他一案執行裁定書》【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9)桂執復100號】,本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幹問題的規定》第十八條“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抽逃出資的股東、出資人為被執行人,在抽逃出資的範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以及第三十二條第一款“被申請人或申請人對執行法院依據本規定第十四條第二款、第十七條至第二十一條規定作出的變更、追加裁定或者駁回申請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執行法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規定,本案中,河池建築∏公司以張斌抽逃、轉移公司註冊資本為由,申請追加萬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張斌為本案被執行人,根據上述法律規定,河池建築公司異議被駁回後,其對駁回申請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河池中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而不能向本院申請復議。綜上,河池中院在駁回河池建築公司以萬↙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東張斌抽逃、轉移公司註冊資本而申請追加為本案被執行人的請求後,告知當事人可以向本院申請復議屬程序違法,適用法律錯誤,本院應予撤銷。

                裁判要旨:公司原股東與該公司之間的轉款行為發生在本案訴訟前。對於該轉款行為是否應認定為公司股東挪用、侵占公司財產或惡意轉移財產、逃避債務,應通過其他程序確認,而非在執行中追加原股東為被執行人。

                案例五:《孫曉東、焦延江買賣合同糾紛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黑執復9號】,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二條㊣ 的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被註銷或出現被吊銷營業執照、被撤銷、被責令關閉、歇業等解散事由後,其股東、出資人或主管部門無償接受財產,致使該被執行人無↓遺留財產或遺留財產不足以清ζ償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該股東、出資人或主管部門為被執行人,在接受的財產範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被々執行人中成工貿公司至今仍在進行年檢,且復議申請人孫曉東系被執行人中成工貿∞公司的原股東,其與該公司之間的轉款行為發生在本案訴訟前。對於該轉款行為是否應認定為公司股東挪用、侵占公司財產或惡意轉移財產、逃避債務,應通過其他程序確認。故本案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二條規定的情形,哈爾濱中院追加案外人孫曉東為本案被執行人,適用法律不當,依法應予糾正。

                (來源:“執行與保◥全”公眾號,作者:李舒、唐青林、龔炯)